逍遥不记年

【batfam】Normal

草格:

没有梗的瞎扯,反正语句不通到炸裂






这是多么普通的一天。


达米安从床上睁开眼睛轻轻地打了个哈欠,窝在床边的提图斯立刻感受到了主人的清醒。它激动的扑在达米安身上,首先用它热情的舌头给男孩洗了个脸。达米安假装生气的推开它,嘴角的笑容却一点也没有消下去。


掀开被子,在洗手间里洗漱刷牙,达米安眯起眼睛仔细打量镜子里的自己。精神的寸头,依然是健康的肤色,有气势的双眼,今天看起来也如此完美,达米安给自己打了个满分。


“早安,达米安少爷,您的三明治和牛奶。”阿尔弗雷德微微颔首,将属于他的那份早餐放在了他面前,达米安早已在这个家里学会了放纵自己,换句话说他已经不会郑重的用刀叉去吃这块美味的三明治了。


那实在是太对不起阿尔弗雷德的手艺了。


“哦,阿福,麻烦一杯咖啡。”提姆拉开了达米安身边的椅子,看上去一派悠闲。达米安知道提姆不久之前破获了一起跨国人口贩卖案,他这几天处于春风得意,恨不得编一曲伟大的德雷克送给自己。


“我并不建议您喝那么多咖啡。”阿尔弗雷德不太赞同这一点,但他还是这么做了。


“早起一杯咖啡精神爽啊。”提姆端起咖啡眨了眨眼睛。达米安不轻不重的怼了他一下,“对你这种咖啡中毒者来说,咖啡那点咖啡因早就不够了吧。”提姆的好心情怎么会被这样消耗掉呢,他严肃的摇了摇头。“达米安,这是信仰。”


达米安嗤之以鼻。


阿尔弗雷德适时的插入这场对话,“达米安少爷,如果您吃完了,能否帮助我这位老人家将属于另外一个人的早餐送过去呢?”


达米安举起手,“好的,先生!”阿尔弗雷德也配合着他,郑重的将早餐盘交到了他手里。


“祝您一路顺利。”


“父亲!”达米安推开了门,将早餐放在了床头柜上,推了推床上熟睡的男人。


“……再五分钟,阿福……”布鲁斯闭着眼睛任性的要求,争取能多睡一秒是一秒。达米安点了点头,“好的,父亲,只有五分钟。”


达米安认真的等了五分钟,然后又推了推布鲁斯,“该起床了,父亲。”


“……唔……”


“父亲!!”达米安再努力了一次,“再不醒我就代替你去开会了!”


“……达米安?!”布鲁斯差点被吓死,他猛地睁开眼睛,发现这确实不是一个梦。他亲爱的儿子正站在他床边,虎视眈眈。


“好吧,好吧,我起来了。”布鲁斯认输。


“现在是早上九点半,父亲,早上好。”达米安一本正经的向他打招呼,而布鲁斯愣愣的点了点头。


 


学校的课程一如既往的弱智,达米安利用课上时间炒了几支股票,付清了手头几个情报来源前一个季度的账目,顺便还逛了逛迪克的手机并在他最新的照片里涂鸦,“如果我是你,我宁愿裸着上半身也不会穿这件衬衫,它太奇怪了。”


迪克在几秒之内就发了短信给他。


“你真的会裸上半身?”


“……我想任何人在浴室都会裸着。”


达米安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迪克互相发短信,从嘲讽对方的着衣风格到最近布鲁斯的宴会选择,达米安甚至约定了迪克一盘切磋,就在上次那个他们一起去过的游戏城。


 


重新回到家里,达米安首先带着提图斯去溜达了一圈。可能是饮食有点过头了,最近提图斯有些发胖,达米安不得不带它多溜达了几圈。在稍微洗个澡之后,达米安回到了他的画架前面。


那是一副未完成的画,穿着西装的他们站在里面,面对着他,以一个家庭的姿态。它因为某些原因在角落里被放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达米安回来。


达米安哼着小曲,拿起画笔一点点补完这幅画。布鲁斯的生日将近,这会成为一个很棒的礼物,达米安是如此的认为的。


不过,达米安另外还准备了一份哥谭全息投影的模型,和蝙蝠洞的监视系统连上的话,比起平面的监视器,立体浮动的红点会有助于捉拿犯罪分子。为了这个模型,达米安还不得不向提姆低头了一个星期。(当然他后来马上就报复回去了。)


 


“好了,出发,罗宾!”蝙蝠侠系上了安全带,他的面容完全笼罩在面罩之下。达米安拉上手套,露出了笑容,血液在全身澎湃。


“是的,父亲!”


……然而这只是普通的一天,所以达米安能处理到最大的案子只是一起银行抢劫案。现在哥谭犯人的素质越来越差了,达米安嘟囔着一脚踢到那位打算挟持女士作为人质的家伙。


蝙蝠侠从上面给他比了个大拇指,达米安得意的抬起下巴。


“哼。”


路上吃夜宵的时候,(这不能怪达米安,只是青春期的孩子需要吃的东西更多而已。)他们意外的遇见了同样是来买夜宵的红头罩。后者僵住了几秒,手上的热狗面包还在散发着热气,布鲁斯给过去几个硬币。


“这份我请。”


达米安一边嚼着面包,一边旁观杰森如何反应。不用猜都知道,杰森现在内心肯定经历着激烈的挣扎,最后嘛……达米安抹掉嘴边的黄芥末酱,无非是甩下几句要面子的话走了。


“啧!”杰森果不其然最后也没挤出什么话,干巴巴的退场了。


达米安打了个哈欠,真是个容易看透的人啊,杰森。


收工回家。


 


凌晨四点,达米安洗了个澡,平躺在床上。他心满意足的搂着提图斯,手指下意识的呼噜着狗毛。


“晚安,提图斯。”


 


 


晚安,达米安。


 


 


这是个相当普通的一天,没有受伤,没有吵架,没有突然复活的恶徒,它只是一个平平淡淡的一天。


 


END



评论

热度(107)

  1. 逍遥不记年草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