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不记年

【气愤】这篇ABO真的是气死人了

袋底洞:

这都什么破同人,所以我特别讨厌ABO呢,特别容易滋生这种东西,对这种ABO作者,我只想说一句话,多看porn,少看女德。


文沫回忆:



刚才看到一篇文,看了一半实在受不了,关于ABO的。




不过这也是我们法律与性别课中讲述的一个非常著名的悖论,这在维多利亚时代就开始被人不断提起,现在也是女权主义问题中一直在纠缠的本源问题之一:




就是,在女权主义中,你是持:




1. 女人和男人本质是相同的,他们应该给与同样的权力,即与男性完全相同的平等权力,男人有什么样的东西,女人就应该有一样的东西。男性能享受什么样的待遇,女人就应该享受同样的待遇。




2. 女人和男人本质是不同的,不应该被同等对待,但男性必须意识到这种不同不是女人和男人身份高低的象征,而是女性有属于自己的文化,和男人完全不同,而男人必须尊重这一点。








我个人是完全赞同第一种的,因为在我看来,女人和男人本质都是人类,并没有所谓生理上所导致的绝对差异。男性与女性没有本质不同,男性现在所建立出的文化不是男性文化,而是人类文化。因为如果女性得到权力,她们会和男性做出同样的反应,而不存在有一种独属于女性的反应。女性不存在所谓女性文化,只有同样一种文化需要被倡导,那就是:平等。女性所应该做的是去允许做与男性相同的事情,得到相同的权力。




而第二种说法在我看来是一种还处于这种社会刻板影响下的,为这种不平等而建造的一种错误理念。他属于一种男尊女卑的一种亚文化,一种妥协的不完全产物。而且它是几乎不可能实现的一种乌托邦式社会理念,所谓的“女性文化”是加深两性隔阂的一种非常错误的举措。是隔离两性与对立两性的一种可怕谬误。












所以我看不了那篇文,因为它属于另外一种,看的我非常难受。




举个例子吧,如果以我的理念去写一篇ABO的平权文,那么O应该是反抗的,想要夺得权力的,想要和Alpha获得一样的选举权、财产权、工作权。个人如何选择完全是个人的事情,是个人自由,那也是一种平等。那么我笔下的这个Omega会去反抗社会给的性别枷锁,要与Alpha平起平坐,享受同等权利,拥有同等待遇,他们会经过抗争,最后得到这一点。




而这篇文在宣扬的和我的价值观完全相悖,他是这样去写一篇ABO的平权文的。




A的本性就是性爱,暴力,和掌控权利,O的本性就是顺从,被照顾,和生育。这是由它们的生理所决定的。A必须去宠爱、照顾自己的O,而O必须服从、支持自己的A。反抗者都必须去学习对方的文化,因为他们与你的文化不同,所以必须去尊重他。




瞧瞧这个作者在宣扬的东西吧:这篇文里的A秉持的是我的思想,然后这个O因为受到了训练,所以恪守了自己的性别守则。他不能和A说话,走路要蒙着面纱,不可以穿裤子,吃饭要跪在A的旁边,如果A羞辱了他,他要乞求A的原谅......这篇文里的A对这个理念嗤之以鼻,所以伤害了O,结果呢?所有人都在斥责这个A根本不懂得如何去和一个O相处,不知道他们的文化是如何的。




于是这个A道歉了,他学会不让O自己吃东西而是去喂他,学会去掌控他,而那个O非常快乐。两个人还去了公众餐厅去证明这一点,所有人都认为他们是恩爱的一对。O也越发觉得自己的A是个可靠的人了。




....我就看到这里,因为我已经快气、炸、了。












如果他只是一篇搞笑玩乐的文,我不会太上心,问题是,作者花费了那么多心思去写,读者也看地很认真,而这是在宣扬什么样一种令人厌恶的思想。




另外一篇ABO里,同样有O从机构里出来无法适应A给他的这种“平等”思想,这我非常理解,那篇A的措施是可以顺着他,让O有安全感,然后慢慢改正O的这种问题。




而这篇文,完全是在宣扬,还要让A去认为,这只是另外一种文化,虽然和他的不同,而他要去理解,接受,并与他如此相处,就这样对待O。这样才是最好的一对。




就好像O在做的不是一种错事,他不是从机构里学习出来的,不是被洗脑的,而是他天生就是如此。












在我学习跨文化女权主义中就有一个这样子的激烈问题一直难以实现,西方各国在做的就是认为先有“人权”即,自由、平等。而其他各地区国家则认为“这是我们的本地文化,你们无权干涉”。两方现在还在因此去争吵不休,互相指责对方侵犯“人权”或者“主权”。




那么回到这篇文中,这种Omega被带去机构洗脑,用大半生去学习如何照顾Alpha,就像很早以前的某些课程,去学做一个“全职太太”,做一个陪伴在丈夫身边的“精明夫人”。这种所谓“文化”应该被尊重,因为他只是“另外一种文化”,不同于你的“一种文化”罢了。你无权干涉,你只能尊重。




当Omega自己都已经被洗脑完成,认为这是对的,他就该这么做的时候。Alpha要做的事就是顺着他,照顾他,因为Omega是属于Alpha的。Omega属于种族的低等民族,Alpha属于种族的上层民族,这是不可变的,天性如此。两方是需要相互认识到彼此文化的,才能够和谐共处的。








这就相当于,我认为,别人打了你一巴掌,你就该打回去,因为就该这样,这是平等。




但是,有一个人,他从小到大受到教育,他被社会灌输了这样的思想。别人打了他一巴掌,他学到的反应是跪下去求得原谅,然后伸出右边脸让那个人打,就因为他的种族比别人“低人一等”




而这个时候,你不应该告诉他,嘿,醒醒吧,你被洗脑了。你应该尊重他,理解他,并也狠狠打他一巴掌,因为他这样才会很舒服很开心,你必须这样做,这样你才是“尊重了他的文化”




我已经是最大限度的忍耐在这里不说脏话了。




谁现在要是在我面前跟我说这种话,我真的能上去就给他一耳光。












我承认,你对待一个出来的人,你一下子给他什么“平等”待遇,他会非常慌张,他不明白,他不懂,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很害怕。这个时候你可以按照他的想法去做,为了让他安静、感到安全感。




但是不该承认那是一种值得“尊重”的文化,并任由他那么下去,而是慢慢纠正他,改正他,最后让他成为和你一样的人。












最后说回女权,那篇文里就是在宣扬,Alpha和Omega都有自己的性别地位,两方要尊重彼此的文化。同时,Alpha比Omega高等,Alpha照顾Omega,Omega顺从Alpha,这是天性所决定,所以我们应该也去如此做,才会有幸福生活。




NO




我不相信Omega就比Alpha低等。




我不觉得Omega就该跪在地上等Alpha喂食,我不觉得Omega就应该遮着面纱说话,我不觉得不去看Alpha的眼睛,不跟Alpha对话,不去要求Alpha做任何事。




别跟我说这是Omega的文化,我要告诉你,这是因为你把他在一个封闭的机构里学习了十几年,把他洗脑成这个样子的。




别跟我说这是Omega的天性,Omega拥有生殖器官与能力,不代表着他们就是财产,就低Alpha一等。也不代表他们比Alpha弱小,更不代表他们属于任何人,任何Alpha,而不属于他们自己。




所以,我很生气,我非常愤怒,我抵制那篇文章,我强烈抗议文章中宣扬的任何道德观与价值观,真是强烈的“修正主义”,透露着一股子的“服从”的味道。








Omega觉得不舒服,是他被洗脑了,Alpha是该顺着他,但是也该让他知道什么是对的,让他去往那方面努力。那个Omega自己没办法反抗,就不要遏制住想反抗的Omega的手脚,不要遏制住想反抗的Alpha的嘴,并告诉他们,“这是他们的文化”




如果一个文化的基础在于一方压制另外一方并认为天经地义,找各种理由为自己的洋洋得意和高高在上的姿态开脱,那这文化就该在现代社会死亡,他就该被淘汰,这种文化没有任何被尊重的价值。




所以,也不要宣扬这种思想。












应该怎么做,看到那个Omega了吗,他被洗脑了几十年,他觉得自己做的是对的。安抚他,照顾他,告诉他做得对,并慢慢给他看两个人平等相处会有多好,一点点把他从过去的枷锁中解放出来。看看你的伴侣吧,那个时候他有多美,他可以在你身边自由的笑,自由表达想法。




如果你的伴侣跪在你身边,并不敢和你说话,只会被动接受你给的任何事情而不觉得自己能反抗,那抱歉,Alpha,你真的很失败,而且,我为你感到可耻。




而如果你为你的行为找任何理由,任何借口,不管是生理上的,文化上的,还是种族上的,各种各样的,你甚至可以说,Omega因为小拇指长得跟Alpha不一样,所以他就应该这么被对待。你不管怎么装饰你的话,那都是借口,都是借口,都是借口








有的Omega不爱美,就像有的Alpha爱美




有的Omega喜欢物理,就像有的Alpha喜欢艺术




有的Omega体育矫健,就像有的Alpha体弱多病




有的Omega不想生孩子,就像有的Alpha想照顾家庭












你们所说的,全都是借口,只是想排除异己。




所以,请你们闭嘴






















评论

热度(302)

  1. 芋头ku文沫回忆 转载了此文字
    我对abo里描写o要如何如何真的很反感,更重要的是大部分都是女性写手,这其实是变相歧视自己的性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