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不记年

每一个写故事的人都应该谢谢自己

⭕濑濑✿:

哗啦一声,泪水止不住地落下。


觉得自己总是有股谜之幸运,在迷惘的时候,都会无意间看到对于自己所烦恼之事的解答或建议。


从一开始写同人文,就是想要把脑海中的画面——或者说短剧、条漫?之类的——行诸文字,想要记下来,甚至动了想要分享给更多同样喜爱这对CP的同好。


有时候、有时候突然回想起一些画面,就又会点开文档再看一次自己写的文。或许会觉得 “啊、那时候是这样想的吗?”,或是冒出想把这种OOC到炸的文锁起来的想法,亦或是感慨自己的文笔怎么仍旧一成不变……


每回看,每回都有不同的感受与想法。
我可能才是给自己的文章最多感受、想法与建议的读者吧。


写新的坑、想到的梗时,也时常会停下打字又跑回去打开旧文档来看,说起来这种行为自己本身也不明所以。
是想要从中获得什么吗?是想要避免什么?还是想要重拾起最初最初对这对CP莽撞的、单纯的爱?


不觉得自己失去半分对他们的喜爱,或许只是想要更加更加的再多爱他们一些——从最初爱上他们的自己身上补充能量的感觉吧。


咳、跑题了,老毛病。


一直都是为爱而发电,不为了谁而写文,纯粹极致的只为自己喜爱的CP与喜爱他们的自己而写。
或许说是为爱用肝发电更为贴切,为了爱而不管不顾的感觉、会上瘾——可能源于自己始终还没喜欢过现实里的谁的原因吧。


但是当自己想写的、想表达的,笔力、文笔与文采跟不上时,总是觉得自己是如此的无用,连表达爱意都不会。


会很沮丧,写什么感觉都不对。会陷入瓶颈,一头栽进撞墙期,除了颓废好象什么也不会了。


平常总是欢快,一旦进入撞墙期就会一连碰上更多让自己沮丧、烦心的事,难道在这里也莫名的幸运吗。


于是便会陷得更深,深到无法自拔,自己也拯救不了自己。不同于以往相对起来小小的挫伤,那种滚雪球式的伤痛是一层一层叠加上去,然后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刻压垮自己。


扯回题来。


纵使没有人看文也没关系,自己开心的确最重要。
但果然还是想要传达给更多人吧、自己对他们的爱意。


无论是作为原创写手,还是同人写手,我都还是我。
——还是那个为自己而生、为自己而创作的我。


君兮:



愿每一个文手都能喜欢自己与自己的故事




感慨无用:







下午忙里偷闲和做画手的亲友聊了几句话的天。她最近苦于日日吃土,只得靠接稿度日,然而用钱用得急,稿费标准全都给得低于市场价,于是搬砖之余,对我发下宏愿:若是日后有钱,定不委屈画手同行,每一张稿费都给得高高的,再也不要对不起自己的一支画笔。








我对着永无止境的报表语气轻描淡写地祝她以后都好。真心愿她日后发达,但说完话又觉得心酸。因为即便自己曾经再穷,再无钱可花,靠写点什么来分担些压力这种事,是想也没想过的。她说觉得我好,比她会赚钱,我苦涩地说








“那是因为清醒得早,知道拿写字为生纯属做梦,比谁都放弃得干脆。”
















我觉得很多文手都是苦情的。心里塞满了三千世界的故事,从每一个日落啼叫到黎明,却无人去听。时常看见画手抱怨没毕业的美术专业学生要价太低,破坏市场秩序,倒是很少看见文手抱怨类似的事情。拿钱买字,这种事的几率比拿钱约画稿要低得多,认识很多人,给画手供梗,看见自己的故事变成线条和画面,高兴得如同老来得子,即便苦苦卧床十月最后母子平安的那刻也满足得不行。








每天点开LFT都能看见诸如:请给你喜欢的文章点赞和推荐,因为这是同人写手唯一的动力/请尊重他人的故事,从好好回复作者开始 之类的呼吁。里面的赞,大概千有八百都是文手自己去点的。可即使如此,文手没有消失,故事也没有消失,我从一个学生一路写到社畜,写完了一个人完整的青春期,写完了一个少女人生最重要的几段恋爱,把自己从一条单身狗一路写到即将与人组建家庭,这么久过去了,从来都没有想象过“有朝一日就停止写故事吧”这样的情景。








大家都爱看图更胜于文字也没关系,文手无法依靠敲打键盘养活自己也没关系,明明有喜欢的画手却无钱为自己的故事约稿也没问题,因为每一篇文嘛,都是写手送给自己的礼物。无论它是受人喜爱也好,被人冷落也好,第一个读它,和读它最多次的人都是写故事的人自己。








我一路不停地塞满自己的筐箧,一个章节一个章节的积攒,绞尽脑汁想象出最有诗情画意的场景,来治愈这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人生。一个文手,与其羡慕画手,或是依靠来自于读者的认可而活着,最应该感恩的人,其实是他自己。








为什么不谢谢你自己呢。因为你已经倾尽所有,来取悦内心深处那个隐秘的自我了。





评论

热度(10223)

  1. 夏珞Twhit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