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不记年

远天想要画好:

  @二色吧啾兽_肝已废  @ベテラン🐾 看这个

鹿比:

作为剧情党,收集了官方给出的全部的佣兵相关资料,应该都在这里了。资料都是网上搜集的,如有侵权我会调整改动。


我发这些主要是因为,我觉得从官方给出的资料中,佣兵的性格特点其实是很明显的,但是现在的好多cp向粮食着实...ooc,希望能有更多人看见这些官方资料,不管是自行理解还是看我分析,我觉得就凭官方给的资料,他的形象和性格应该很有特点,少产一点ooc粮吧


p1是佣兵的背景故事,但是很明显只给了开头部分,连整个故事都没有讲清楚。
根据原文,可以推测奈布对于“感情冷漠,反应迟钝”是抱着“反感的情绪”,说明他是与之相反的人

p2是官方的配音活动中,官方选出的佣兵台词。很明显看得出来他重视同伴,身上沉疴旧疾很重(或许这也是导致他在游戏中死亡的原因),过去的经历很痛苦,但依然热爱生命,坚强而勇敢

p3是官方搞的测试人格的小活动,佣兵的描述很耐人寻味,我觉得重点有两个,一个是“表面上看起来若无其事”,还有一个是“背负的过去最多”。他身上的伤和心里的伤已经让他痛不欲生,但他依旧坚强,热爱生命,最起码在他人眼中,他要尽量表现地若无其事

p4是官方七夕寄语,真的看得出来战争占据了他生命的全部,他对于战争,和平,和人性的思考,以及自身命运多舛和不能掌控命运的无奈

p5p6是推演。关键词我提炼了一下,大概有:
“不断的警戒和猜疑”,“不愿承认,但战斗技巧仍铭记于心”,“面向光明,在黑暗中行走,不要发出声响,寻找出口”,“同伴是很重要的”,“使用步枪射击的机会只有一次,并且一击得手”,“务实”,“可悲”

p7是特质的描述,可以知道的是:战场磨练了他的意志,也给他留下了阴影,让他经常处于恐惧与恐慌之中(精神状态差),而身上也有难以愈合的伤口,新伤牵动旧疾(身体状况差)


p8传闻,可以知道的是“个子不高,体格也不健硕”“不高也不壮”“不屈不挠的精神”“杀人为生”

p9是佣兵的官方发型,在微信小游戏里已经出现过,那个棕色发型很明显就是弹簧手的发型,同时主美说,紫皮是不能改变发型的(例如空军医生等),那么可以肯定,佣兵发型就是官方发型

p10,他真可爱



我觉得非要说的话,奈布很像小时候看的《翼·年代记》里面的李小狼。不管是“不高也不壮”“身材矮小”的少年一般的体型(作为廓尔喀佣兵的奈布,身上肯定是有一些轻薄的肌肉的,就像李小狼那样,宛如一个少年般的体型但是并不羸弱),还是性格方面都很像,比如奈布也同样“背负的过去或许最多”“坚强”“勇敢”,他并不是暴躁老哥,并不轻浮痞子,但也不怕事,不娇弱


是一个最普通的士兵,为战争后遗症而痛苦,也为自己的信念而坚定,是军人,但不是战神,他有他的勇敢坚强,也有不可与其本身分离的,他的恐惧,他的恐慌,他会害怕,会流泪,只是一个普通人,普通的士兵(灵感来自4TIP先生的话)


以及还需要说明的是,佣兵的眼睛是蓝色的,据·推·测或许是英国人与廓尔喀的结合混血儿。在奈布的家乡廓尔喀,种姓制度非常严苛,把人分高低贵贱,歧视和欺凌现象比较重。他入伍后,明明能力十分优秀,但是却因为身上的廓尔喀血统而受到压迫,这也是一种歧视。后来,在推演中说的模棱两可的“忍耐和撤退,都一样可悲”和“廓尔喀弯刀不该向同胞挥舞,我需要离开”推测,大概是重情重义的奈布面临了军队军令与同胞情意以及正义之间的矛盾,让他离开了英军,但是作为少年入伍的廓尔喀士兵,他从战场上只学会了该怎么杀人(尽管他“不愿承认”),他也只能以此为生,于是他选择做一个佣兵,也是合乎逻辑并无可奈何的。

过去饱受歧视的经历(不管是入伍前还是入伍后),让他心中充满着对于生命平等的渴求,这或许也是导致他离开军队来到庄园的直接原因,或许,他认为在这个庄园里,他能寻找到回答心中痛苦与疑惑的答案。

每一个写故事的人都应该谢谢自己

⭕濑濑✿:

哗啦一声,泪水止不住地落下。


觉得自己总是有股谜之幸运,在迷惘的时候,都会无意间看到对于自己所烦恼之事的解答或建议。


从一开始写同人文,就是想要把脑海中的画面——或者说短剧、条漫?之类的——行诸文字,想要记下来,甚至动了想要分享给更多同样喜爱这对CP的同好。


有时候、有时候突然回想起一些画面,就又会点开文档再看一次自己写的文。或许会觉得 “啊、那时候是这样想的吗?”,或是冒出想把这种OOC到炸的文锁起来的想法,亦或是感慨自己的文笔怎么仍旧一成不变……


每回看,每回都有不同的感受与想法。
我可能才是给自己的文章最多感受、想法与建议的读者吧。


写新的坑、想到的梗时,也时常会停下打字又跑回去打开旧文档来看,说起来这种行为自己本身也不明所以。
是想要从中获得什么吗?是想要避免什么?还是想要重拾起最初最初对这对CP莽撞的、单纯的爱?


不觉得自己失去半分对他们的喜爱,或许只是想要更加更加的再多爱他们一些——从最初爱上他们的自己身上补充能量的感觉吧。


咳、跑题了,老毛病。


一直都是为爱而发电,不为了谁而写文,纯粹极致的只为自己喜爱的CP与喜爱他们的自己而写。
或许说是为爱用肝发电更为贴切,为了爱而不管不顾的感觉、会上瘾——可能源于自己始终还没喜欢过现实里的谁的原因吧。


但是当自己想写的、想表达的,笔力、文笔与文采跟不上时,总是觉得自己是如此的无用,连表达爱意都不会。


会很沮丧,写什么感觉都不对。会陷入瓶颈,一头栽进撞墙期,除了颓废好象什么也不会了。


平常总是欢快,一旦进入撞墙期就会一连碰上更多让自己沮丧、烦心的事,难道在这里也莫名的幸运吗。


于是便会陷得更深,深到无法自拔,自己也拯救不了自己。不同于以往相对起来小小的挫伤,那种滚雪球式的伤痛是一层一层叠加上去,然后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刻压垮自己。


扯回题来。


纵使没有人看文也没关系,自己开心的确最重要。
但果然还是想要传达给更多人吧、自己对他们的爱意。


无论是作为原创写手,还是同人写手,我都还是我。
——还是那个为自己而生、为自己而创作的我。


君兮:



愿每一个文手都能喜欢自己与自己的故事




感慨无用:







下午忙里偷闲和做画手的亲友聊了几句话的天。她最近苦于日日吃土,只得靠接稿度日,然而用钱用得急,稿费标准全都给得低于市场价,于是搬砖之余,对我发下宏愿:若是日后有钱,定不委屈画手同行,每一张稿费都给得高高的,再也不要对不起自己的一支画笔。








我对着永无止境的报表语气轻描淡写地祝她以后都好。真心愿她日后发达,但说完话又觉得心酸。因为即便自己曾经再穷,再无钱可花,靠写点什么来分担些压力这种事,是想也没想过的。她说觉得我好,比她会赚钱,我苦涩地说








“那是因为清醒得早,知道拿写字为生纯属做梦,比谁都放弃得干脆。”
















我觉得很多文手都是苦情的。心里塞满了三千世界的故事,从每一个日落啼叫到黎明,却无人去听。时常看见画手抱怨没毕业的美术专业学生要价太低,破坏市场秩序,倒是很少看见文手抱怨类似的事情。拿钱买字,这种事的几率比拿钱约画稿要低得多,认识很多人,给画手供梗,看见自己的故事变成线条和画面,高兴得如同老来得子,即便苦苦卧床十月最后母子平安的那刻也满足得不行。








每天点开LFT都能看见诸如:请给你喜欢的文章点赞和推荐,因为这是同人写手唯一的动力/请尊重他人的故事,从好好回复作者开始 之类的呼吁。里面的赞,大概千有八百都是文手自己去点的。可即使如此,文手没有消失,故事也没有消失,我从一个学生一路写到社畜,写完了一个人完整的青春期,写完了一个少女人生最重要的几段恋爱,把自己从一条单身狗一路写到即将与人组建家庭,这么久过去了,从来都没有想象过“有朝一日就停止写故事吧”这样的情景。








大家都爱看图更胜于文字也没关系,文手无法依靠敲打键盘养活自己也没关系,明明有喜欢的画手却无钱为自己的故事约稿也没问题,因为每一篇文嘛,都是写手送给自己的礼物。无论它是受人喜爱也好,被人冷落也好,第一个读它,和读它最多次的人都是写故事的人自己。








我一路不停地塞满自己的筐箧,一个章节一个章节的积攒,绞尽脑汁想象出最有诗情画意的场景,来治愈这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人生。一个文手,与其羡慕画手,或是依靠来自于读者的认可而活着,最应该感恩的人,其实是他自己。








为什么不谢谢你自己呢。因为你已经倾尽所有,来取悦内心深处那个隐秘的自我了。





小红鸟SafeHouse:

小安_Angelisa:

【Tim Drake个人向动画剪辑】

 总算治了懒癌,这是更换了上次角色错误的镜头的重制版。

时屿:

证明自己还活着

在图库里找到的东西……来自亲皇(马伯庸)很久很久以前开的脑洞,觉得好带感bu

太白:我说以后能不能开快点?!
子美:开的早不如开的巧嘛……
太白:子美以后你肛不了近战的
然后杜子美一个枪托砸敌人头上。
子美:嗯?
太白:……

这种纯友情也很好玩啊不是吗bu

有其他诗人就更好玩了bu

大唐,由我们来守护!【够了】

【batfam】Normal

草格:

没有梗的瞎扯,反正语句不通到炸裂






这是多么普通的一天。


达米安从床上睁开眼睛轻轻地打了个哈欠,窝在床边的提图斯立刻感受到了主人的清醒。它激动的扑在达米安身上,首先用它热情的舌头给男孩洗了个脸。达米安假装生气的推开它,嘴角的笑容却一点也没有消下去。


掀开被子,在洗手间里洗漱刷牙,达米安眯起眼睛仔细打量镜子里的自己。精神的寸头,依然是健康的肤色,有气势的双眼,今天看起来也如此完美,达米安给自己打了个满分。


“早安,达米安少爷,您的三明治和牛奶。”阿尔弗雷德微微颔首,将属于他的那份早餐放在了他面前,达米安早已在这个家里学会了放纵自己,换句话说他已经不会郑重的用刀叉去吃这块美味的三明治了。


那实在是太对不起阿尔弗雷德的手艺了。


“哦,阿福,麻烦一杯咖啡。”提姆拉开了达米安身边的椅子,看上去一派悠闲。达米安知道提姆不久之前破获了一起跨国人口贩卖案,他这几天处于春风得意,恨不得编一曲伟大的德雷克送给自己。


“我并不建议您喝那么多咖啡。”阿尔弗雷德不太赞同这一点,但他还是这么做了。


“早起一杯咖啡精神爽啊。”提姆端起咖啡眨了眨眼睛。达米安不轻不重的怼了他一下,“对你这种咖啡中毒者来说,咖啡那点咖啡因早就不够了吧。”提姆的好心情怎么会被这样消耗掉呢,他严肃的摇了摇头。“达米安,这是信仰。”


达米安嗤之以鼻。


阿尔弗雷德适时的插入这场对话,“达米安少爷,如果您吃完了,能否帮助我这位老人家将属于另外一个人的早餐送过去呢?”


达米安举起手,“好的,先生!”阿尔弗雷德也配合着他,郑重的将早餐盘交到了他手里。


“祝您一路顺利。”


“父亲!”达米安推开了门,将早餐放在了床头柜上,推了推床上熟睡的男人。


“……再五分钟,阿福……”布鲁斯闭着眼睛任性的要求,争取能多睡一秒是一秒。达米安点了点头,“好的,父亲,只有五分钟。”


达米安认真的等了五分钟,然后又推了推布鲁斯,“该起床了,父亲。”


“……唔……”


“父亲!!”达米安再努力了一次,“再不醒我就代替你去开会了!”


“……达米安?!”布鲁斯差点被吓死,他猛地睁开眼睛,发现这确实不是一个梦。他亲爱的儿子正站在他床边,虎视眈眈。


“好吧,好吧,我起来了。”布鲁斯认输。


“现在是早上九点半,父亲,早上好。”达米安一本正经的向他打招呼,而布鲁斯愣愣的点了点头。


 


学校的课程一如既往的弱智,达米安利用课上时间炒了几支股票,付清了手头几个情报来源前一个季度的账目,顺便还逛了逛迪克的手机并在他最新的照片里涂鸦,“如果我是你,我宁愿裸着上半身也不会穿这件衬衫,它太奇怪了。”


迪克在几秒之内就发了短信给他。


“你真的会裸上半身?”


“……我想任何人在浴室都会裸着。”


达米安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迪克互相发短信,从嘲讽对方的着衣风格到最近布鲁斯的宴会选择,达米安甚至约定了迪克一盘切磋,就在上次那个他们一起去过的游戏城。


 


重新回到家里,达米安首先带着提图斯去溜达了一圈。可能是饮食有点过头了,最近提图斯有些发胖,达米安不得不带它多溜达了几圈。在稍微洗个澡之后,达米安回到了他的画架前面。


那是一副未完成的画,穿着西装的他们站在里面,面对着他,以一个家庭的姿态。它因为某些原因在角落里被放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达米安回来。


达米安哼着小曲,拿起画笔一点点补完这幅画。布鲁斯的生日将近,这会成为一个很棒的礼物,达米安是如此的认为的。


不过,达米安另外还准备了一份哥谭全息投影的模型,和蝙蝠洞的监视系统连上的话,比起平面的监视器,立体浮动的红点会有助于捉拿犯罪分子。为了这个模型,达米安还不得不向提姆低头了一个星期。(当然他后来马上就报复回去了。)


 


“好了,出发,罗宾!”蝙蝠侠系上了安全带,他的面容完全笼罩在面罩之下。达米安拉上手套,露出了笑容,血液在全身澎湃。


“是的,父亲!”


……然而这只是普通的一天,所以达米安能处理到最大的案子只是一起银行抢劫案。现在哥谭犯人的素质越来越差了,达米安嘟囔着一脚踢到那位打算挟持女士作为人质的家伙。


蝙蝠侠从上面给他比了个大拇指,达米安得意的抬起下巴。


“哼。”


路上吃夜宵的时候,(这不能怪达米安,只是青春期的孩子需要吃的东西更多而已。)他们意外的遇见了同样是来买夜宵的红头罩。后者僵住了几秒,手上的热狗面包还在散发着热气,布鲁斯给过去几个硬币。


“这份我请。”


达米安一边嚼着面包,一边旁观杰森如何反应。不用猜都知道,杰森现在内心肯定经历着激烈的挣扎,最后嘛……达米安抹掉嘴边的黄芥末酱,无非是甩下几句要面子的话走了。


“啧!”杰森果不其然最后也没挤出什么话,干巴巴的退场了。


达米安打了个哈欠,真是个容易看透的人啊,杰森。


收工回家。


 


凌晨四点,达米安洗了个澡,平躺在床上。他心满意足的搂着提图斯,手指下意识的呼噜着狗毛。


“晚安,提图斯。”


 


 


晚安,达米安。


 


 


这是个相当普通的一天,没有受伤,没有吵架,没有突然复活的恶徒,它只是一个平平淡淡的一天。


 


END